山远路难行

【中元】佛度众生

#ooc预警#
#为了凑齐我大概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讲真你们少林会收版权费的天澜大师挺有意思的#




        当晚的月亮很亮很亮,给那些远游他方的不归人照亮了一条路,而人世间的灯火更像是包含了活人的一点夙愿,明知不可能但还是期待着那些人能回来。天澜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回家,但今晚寺里的明灯肯定不会灭。
        中元这几日寺里都很忙,拜佛的香客是一回事,寺里的诵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连小和尚们这几日都必须规规矩矩地坐着念经。
        只有夜深人静,在夏虫低鸣中他才能有空想一想。院中的菩提沙沙作响,几株硕大银杏围着院子,但只有一棵结了果子——但估计再过一个月也不剩什么了。
        只有每年这个时候,天澜会难得地守在方丈院细细地诵上几遍经。
        于他而言几十年下来再多的经文都烂熟于心了,大概有时候还是自己比较懒——难道这就是师父曾经一直说自己始终入不了佛门的原因?想他当年遁入空门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为了什么,到底是“渡人”还是“渡己”?这他在木鱼声中始终没有想明白的问题。
        年轻人性子多少有些不服天不服地,仿佛世间都是等待救赎的芸芸众生唯独自己一人心如明镜敞亮万分。寺里有时候流传一些“天澜大师打人很痛”的传言也不是毫无根据,他甚至怀疑是蹲在塔林的天岳给传出去的。
        可天地会变。
        世间千丝万缕的缘牵扯在一起不知道在这样的变故中会遇上谁、会失去谁。
        譬如玄央,再譬如慧嗔。
        少林避于江湖纷争,即使慈德大师担任天道盟盟主也是如此。
        逍遥山庄覆灭,天澜自然知道这里头牵扯多少江湖恩怨但他还是收下了慧嗔;慈德大师南海战死,天道盟新盟主又和朝廷有莫大关系……一时间,似乎少林都身不由己地被卷了进去。
        那他害怕吗?
        也许吧。
        他的想要护住少林,可《易筋经》却丢了;他想拿这把老骨头护住弟子,可那些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却先一步死在万圣阁手下;他想修得正果,可到头来却不知如何“渡”。
        天澜也曾游历四方,超度过的亡魂早就不计其数,可他却觉得这不是“渡”。
        佛愿渡谁呢?
        皓月当空,一阵疾风从北盘旋而来,他忽然抬头不知想到些什么。
        不远处的禅医寮还灯火通明,想来湛海也是诵经一宿吧。
        湛海曾经和他说过,禅医寮的弟子总是不打招呼就往北方的战场边关跑,有的时候还能送信回来,有的时候送回来的只有遗骨,相比之下杳无音信的倒似是好上许多。
        这些弟子今天晚上也会回来吗?
        天澜又不禁想到湛海……
        渡人也罢,渡己也罢,普渡众生或是悬壶济世……
        在求佛的路上一心一意走久了反而会找不到路,有时候会不会停下来反而能看清楚一些呢?天澜敲着木鱼的手依然抬起落下不见分毫犹豫。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