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中元】沉哀碧泽

#ooc预警#
#这两天补作业来不及写#
#看看中元节书籍望兮掌门等的华山大概就是齐维谷#



        海浪日复一日地潮涨潮落,望兮知道每一次冲上岸的海水都是不一样的连带柔软的细沙都不知换了多少回,可浮洲岛却还是日复一日的未曾改变。
        那年冬天太过寒冷,浮洲岛都飘了几日小雪,闹得岛上弟子太过兴奋以至于过年都不在乎了。这让她想起了海的另一边,那片土地上的一座山有终年不化的冰雪,但冰雪中却有一个常怀炽热之心的人,他说他们心必须是热的——这样才能握住最寒的剑。
        后来回了浮洲岛,望兮再没听说过中原的消息。
        岁月渐长,原来颇为喜欢的碧波万顷在她眼里逐渐成了一道枷锁。
        锁住了沧海弟子的一生。
        她想,或许走出去真的能找到办法呢?
        可惜岛上不是所有人都这么认为。
        颜三秋是看着岛上的孩子们长大的,她又何尝不是呢?不过都是希望大家有朝一日能跳出由“心魔”所锁定的一生,能好好活着再看看这个世界。只是颜三秋宁愿选择守在岛上一成不变,她选择去外面的世界追寻方法。
        望兮知道,颜三秋只是太在意那些心魔弟子了,因为颜夏的事情她不愿再多冒一点风险。
        其实颜三秋这样想没什么错,哪怕祈天大典过后她可以再去和她谈,谈到她愿意松口为止。
        只是,似乎有人不愿意多给这样一个机会。
        那个万圣阁盯上了沧海的丹方。
        听到长生不老药的时候,望兮知道沧海到底要不要重现于世人面前已经不是他们自己能够决定的了。
        后来,万圣阁的人退走了,颜三秋也死了。
        这样想来浮洲岛上和自己一并走过的同门中也只有自己还活着了。原本沧海没过中元的道理,但顺时祭拜一下故去的人也没什么不好。
        她借着河灯告诉颜三秋,告诉颜夏,告诉那些为心魔和自己“战斗”至死的弟子,告诉沧海门中列祖列宗……她说,中土之大远非他们所能想象,改朝换代天下分合也早已不是徐师祖所离开的样子……现在的中土群雄四起,有大能者一日之内陨落也有新秀突起于江湖,沧海小心翼翼地介入也将坐有一席之地……
        望兮听着那些去了又回来的弟子,见过那些前来拜访的各派弟子,她也想再去看一看覆雪苍山。
        看着海上星星点点的河灯,她突然想到万圣阁的人所询问的长生不老药。世间哪儿来的“长生不老”呢?所谓“长生”不过是人为了留住所牵挂之物的一己之私,可自己长生了那么周围的事物呢?不过都是凡胎肉体,匆匆百年皆是枯骨一副,改消失的一切终会消失。到那个时候,“长生”之人还能忍受长生吗?
        所以,“长生”和“死”没什么区别。
        碧涛大泽浪花翻滚,吞下悠悠远去的河灯,仿佛吞下了世间千万种哀思。
        夜渐深,聚在海边的弟子都逐渐散去,而望兮手中还捧着一盏河灯。
        夭夭在一旁拍拍翅膀,不解地叫唤了一声。望兮摸上腰间的配萧,到底没把那盏河灯点燃。
        还没有弟子同她说华山的那个人这么样了,她也从未去找到访的华山弟子询问。
        哪怕猜测到什么,在沧海这片囚笼中她暂且还可以骗一骗自己,似乎只要真的不知道那个人就一定还等着他。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