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中元】浮生若梦

#ooc预警#
#剩下三篇看样子比较好写#
#凑齐七篇可以召唤……#



        “自由”对于蝙蝠岛上的下人来说是和垃圾一样不被需要的,他们只需要沉入黑暗听从命令就够了。而在这个岛上的人都会渐渐忘去自己原本的身份,在那位公子看来他们只是能动的物体仅此而已。
        所以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的那艘驶向无边黑暗的船,也忘记了自己曾经拥有过的名字,甚至到后来都不愿去计算渡过的时间。
        只有记忆中仅存的一点和岸上有关的光明才能在晃荡的波涛中微不足道地给她一丝安抚,告诉自己还活着。可这和死了有什么区别吗?不,他们的生死掌握在他人手里。
        那些伤痛连带黑暗逼疯了不少人,她却还算清醒。为什么自己能这样?大概是因为傻吧,如果不傻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那些客人的交谈是她唯一能得知岸上事情的途径,麻木不仁的她有时甚至希望客人可以多呆一会儿,可以多说一点外面的事情。
        于是,她在这些破碎的言语中拼凑出另一个世界。
        她想象过自己能平淡渡过一生,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人,然后相夫教子侍奉公婆,但可能丈夫性子有时会不好、孩子也会调皮……然后她能行像些妇人一样一边抱怨一边过完一生。
        其实她曾经不乐意那样的生活,觉得太委屈自己,但和现在比起来那已经是极好的了。
        这样的一生只能是一场梦。
        一场不完整的梦。
        而那次,主子说船上有位极其重要客人需要去接近,于是点了她。大概因为她性子最平稳怯懦,起码不会不明事理地嘶吼大叫。
        可那个人不一样,连带他身边的那个年轻人也是。
        他们听她讲述这里的事,他们理所应当地把她当做一个人,他们甚至没有伤害她让她歇在了房间里……她心中有一点庆幸却又诚惶诚恐。
        船上的变故是不能被容忍的。
        当她以为自己会死的时候他们护住了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居然短暂地放过他们。
        可到了蝙蝠岛,还是躲不过一死。
        他逼那个客人做出选择,而那个同行的年轻人奋起一搏也被卷入其中。
        她没去听旁边为了活下去的男人向那个客人提出的各种恳求,因为她找不出一个让客人救下自己的理由。
        她听到剑的声音碰撞剑鞘,就像是打火石一样点燃她心底的一簇熄灭已久的火苗。
        那一刻她突然告诉自己,她想要自由……可她性命都将不保了她还能自由地干些什么呢……
        剑刃冰冷的寒意此时分外明显。
        她唯一的自由就是选择死亡。
        她希望那几位客人能好好的活着,她觉得他们中肯定能有人改变这里。
        真是太感谢他了。
        在魂烟消散的刹那,她看清了天地间的碧波万顷、看清了漂浮一生的大海,也看清了那几个人……
        浮生若梦,那些年虚幻的梦里她都未曾忆起自己的名字,可现在她知道了。
        她叫东三娘。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