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中元】棠棣孔怀

#ooc预警#
#这几篇没有一个写cp的不要来问了#
#我猜明天是东三娘#


        血衣人,血衣人……
        他留下了每一个对手的鲜血所染的白衣,也一路留下了无数的快意恩仇和传于江湖市井的故事。那些铁匣子里盛着的记忆其实都聚集在了手中的剑刃下——薄薄的剑刃挂着不知多少残魂。
        薛衣人剑下的每一道亡魂都是“犯我”之人,所以他从不自诩是多么正派的人物,因为他没坚持过所谓正道侠义他坚守的只有自己。及至一身火气清磨退隐林下,他也不改那份本心。
        剑客的坚守不能违,照理他应该把那件血衣再存入铁匣中以供日后回忆……可他没做到,任由一簇烈火将其馋噬殆尽。
        血衣化作飞灰,可那簇点燃血衣的火还在烧,似是要烧尽这位天下第一剑客的余生所有,让他致死都记得。
        记得这是薛笑人的血。
        这不是敌人对手的血,甚至不是与友切磋之时仅是受伤留下的残血,而是他弟弟的血。
        兄弟手足血浓于水。
        父母所给予的血脉是无法改变的,薛衣人有时候会觉得……这是大概也是自己的血吧?他只是没想到,一切的结局会是如此。
        如果那些年他能认可薛笑人一点,不把他逼得那么紧,是不是就不会走到这一步了?起码不会兄弟相隔于阋墙。薛衣人觉得自己现在后悔成这样,那在薛笑人眼里他最后拼了命地担下缁衣楼的事该有多可笑?
        生者尚能悔恨,死者倒是能坦然了。
        薛笑人说,永远不领他的情,恨他那幅样子。
        所以他要让他记住他。
        用血的颜色和味道,用血的温度和记忆把自己的样子死死刻画在他余生之中。
        亲手把自己杀死在唯一的亲人面前,这该是怎样的恨啊!
        薛衣人望向无星无月的夜空,焚燃的灰火飘向天空,载着一片念想漫无目的地去寻一个不知何处的亡魂。
        前世今生来世,我永远当你是兄弟。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