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中元】清风枕雪

#ooc预警#
#我也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大概只是为了凑齐七篇吧#
#写不下去了#



        楚遗风死在一个冬天。
        但南方的冬天像是浸没在冰水中的一样,没有凛冽呼啸的寒风和不被积雪压弯的青松,那怕有雪覆盖桥头都是松松软软的遇光即化。
        父亲说过,他想再看一看华山的冰雪寒潭听一听穿过山崖峭壁的猎猎风声,可惜他还是只能带着那些回忆悄然离去。楚留香知道他的死几乎是必然,曾经坠崖的旧伤还有连师父都解不了的毒早晚有一天会磨尽他的生命。
        那时的稚童对唯一亲人的离去不敢展露过多的伤怀,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敢拼命地去思念。
        他记得楚遗风提起华山的样子,提起从未谋面的母亲的样子,还有忆起那位武当掌门的样子……
        当华山被屠的消息传来,楚留香看着父亲回屋拿出了那把皓月剑。
        宝剑依旧锋利。
        剑客却已如枯枝残叶。
        唯有在持剑出鞘的瞬间才能窥见一点“清风”的影子。
        那时的楚遗风是无奈的,他甚至使不出清风十三式中完整的一招,但他却能想象到华山门前的雪被染成的怎样的红色,原来那个明明还只用在其他师兄后面笑闹的小师妹该有多绝望痛苦。苏饮雨会不会恨他?这就无从得知了。
        大概是因为父亲的原因,楚留香在意得多一点的就是武当和华山了,武当他后来倒是常去,但华山只去过几次。
        山间清风扶摇直上,楚留香觉得父亲应该也能看见华山一点点地恢复元气,说不定能欣慰几分。
        而在蝙蝠岛一役,他确认原随云身份后便再难开口对父亲讲述华山的一些事。
        难道直接告诉他,华山现在的掌门为了您的儿子出卖华山绝学吗?楚留香还真开不了这个口,怕楚遗风知道这件事会想着再去死一死。
        夜来幽梦再遇故人。
        但大梦一场亦真亦假。
        也只有活着的人还能继续走下去,华山也好,武当也好,还有至今不知行踪的朱文圭……是父亲给了他活着的机会,楚留香希望自己能结束这一切。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