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中元】明明如月

#ooc预警#
#这次中元活动好带感,大概每个都会写出来#
#真的超级ooc#



        “冰块。”
        没回应。
        “道长?”
        眉头动了动,就是没抬头。
        “萧疏寒!”李如梦差点儿就抄起手边果盘里的橘子扔过去。
        千呼万唤始抬头的萧道长暂且放下抄着经书的笔,看向那个脾气有时候琢磨不透的女子:“何事?”
        只听那眉目如画的姑娘用一种“明天出门遛个弯”的语气淡淡说道:“哦,就是跟你说一声我和楚遗风打算在你这次闭关后私奔。”
        没有多出乎意料,萧疏寒顺手斟了三杯茶:“我还以为你们要拖到明年去了。”
        李如梦似乎对他这种干什么都波澜不惊的态度很有意见:“别总是那么冷淡好不好,你也算是当事人。”
        “楚遗风呢?”萧疏寒问。
        “和他师兄一起来的,好像去找空流道长切磋了。”李如梦回答。
        两人等了好一会儿楚遗风才姗姗来迟,笑谈间却鲜少在意“私奔”这件事。关于私奔三人都没想得多复杂,毕竟不管是谁都没有过私奔的经历和经验。
        在这之前,李如梦和萧疏寒也想过让两家退亲,但试探了几次发现几乎没什么可能于是作罢。同时李如梦也表示,就算和萧疏寒退亲,家里也不会答应她嫁到华山去。商量来商量去,三人决定来个先斩后奏,等一切木已成舟就好说多了。
        日后无数次想起当初的决定,萧疏寒也只能叹一声年少轻狂。
        楚遗风是华山这一辈中最被看好的弟子,常年行走在刀光剑影的江湖中为人处世第一要务就是打架——没有什么是打一顿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再打一顿。从不用在意他人的非议评价,把华山的随性不羁发扬光大。
        李如梦是堂堂明月山庄大小姐,知书达礼博学多才,从来只有别人看她眼色没人敢给她眼色看的道理,纵使江湖上有些风言风语也传不到她的耳朵里。但想必以她的性子也不会在意。
        萧疏寒年少成名,不管是原来在家中还是拜入武当后也从未多在意过那些是是非非,更何况走上大道不免无情起来,于人于事都对了几分疏离,“名望”和“面子”这两样东西早就被他和“红尘”一起抛在了山门之外。
        这三人凑在一起,理所应当地低估了江湖上对这种事情的议论纷纷。
        直到看见明月山庄和几乎被人打尽脸面的武当连带江湖各家不嫌事大地把矛头指向华山的时候,楚遗风和李如梦才后知后觉他们的疏忽和无知。
        可萧疏寒在闭关无人能见,不知道外面如何风起云涌自然不会出面调和。
         李如梦渐渐觉得这是她的错。
         长在明月山庄,有父兄疼爱但她总向往着外面的世界。豆蔻年华之时知晓有这么一段姻缘她闹着不要,一向迁就她的父兄却第一次回绝了她。他们告诉他这个人如何好,可她只是……不想把自己交给一个大概在新婚夜才谋面的人罢了。
        年少的叛逆和不甘促使她翻出了山庄的围墙,偷跑到武当山去见那个人。
        可吸引她的是萧疏寒旁边的那个华山剑客。
        三人倒成了友人。
        她和萧疏寒都与家里提过退亲,可没人同意。难道你情我愿都不行吗?李如梦这样问了,大哥只是长叹,说世人所看重名声不过都是这些,若是退亲于她或是萧疏寒乃至两家都不是好事。
        不能名正言顺和爱着的人在一起,但她就是爱楚遗风又为什么要避人耳目?
        私心占据理智的时候,她只能想到私奔。
        那日明月山庄灯火通明,鲜血洒满了她生于斯长于斯的山庄。她看见楚遗风视如家人的师兄倒下、看着萧疏寒互尊互敬的同门死去……
        楚遗风带着孩子走了,他肯定能活下去的——这是李如梦最后的执念。
        这是她自私的错。
        李如梦最后这样想,可如果能再有一次选择,她大概还是会自私下去……
        明月如梦。
        故人的死愣是把萧疏寒在往大道无情的路上绊住了。李如梦、楚遗风和他自己到底谁错了呢?还是他们三个都错了?
        皓月当空。
        萧疏寒望向月明星稀的夜,又是一年中元,还是没有答案。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