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无逻辑叨逼叨#
#华山中心段子不痛不痒无cp#
#原创人物第三人称相当于我这个玩家视角#
#官方要开蝙蝠岛主线了再看看花签我这个华山弟子好方#
#原随云花签说他要搞事#

(一)
        什么?你问身为华山弟子第一次泡龙渊是什么感受?每每被问起这个问题任无迁都表示反正肯定不会是自己跳下去的。
        记得自己第一次下去的时候还小。
        龙渊里有鱼,那天云飞卓和枯蝉商量今天要不要抓几条回去。
        “阿迁离水边远点啊。”云飞卓还不忘回头叮嘱她。
        枯蝉在龙渊这边倒是不常见这个小师妹,拉拉云飞卓问:“怎么把她带到龙渊来了?高师姐同意的?”
        “哪儿能呐。”云飞卓说,“不然天天呆在鸣剑堂给风师兄背心法?小小年纪太可怜了吧?”
        那是因为你自己背不出。一旁听着的任无迁默默吐槽,看了一眼不觉得有错的云飞卓刚好对上枯蝉投来的目光,一大一小居然真的从对方眼睛里看出了对这位师兄的同情。
        龙渊的水很清,明晃晃地倒映这蓝天白云和太阳,然后把一片枯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托上了天空。突然激起的涟漪搅动了池水,转瞬即逝的是一尾银白色的鱼。
        “师兄,鱼。”任无迁指了指龙渊。
        “嗯。”云飞卓脱了外衣和鞋子,提起内力准备下水,“它就是今晚加餐了!”
        枯蝉把竹篓放在一边,余光倒是一直看着归岚,对云飞卓说:“你倒是先把今天时间泡够了再说。”
        龙渊的鱼,不怎么好抓,一个个跟成精似的。任无迁和枯蝉蹲在岸边看着一条鱼戏耍着他们可亲可敬的云师兄,一边还不嫌事儿多地给出建设性意见。
        “诶!在你左边!慢了慢了。”
        “师兄,你要不要剑?”
        “嘿呀原来不止一条!”
        “云师兄?是鱼在耍你吧?”
        “你们两个给我闭嘴!”云飞卓要暴怒了。
         一边说着,云飞卓告诉自己要静下心来,感受着被鱼搅动的水流,聚精会神地运转着内力,突然手探入水中。
        抓住了?任无迁和枯蝉有点兴奋。
        “啪!”大鱼跳起来一尾巴打在云飞卓脸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种没心没肺的师弟师妹留着干什么?过年吗?云飞卓告诉自己冷静,不能冲动,要冷静,抓鱼为主……虽然龙渊的本质作用是修炼内力。
        “噗通。”这一次稳准狠,云飞直接钳住了大鱼的鱼鳃,砸晕了后准确扔入岸边的鱼篓里。
        枯蝉和任无迁还是很给面子地表达了对师兄的敬仰之情——反正云师兄好忽悠。
        “咦?”任无迁看着那鱼尾巴抽动似乎还没完全晕过去,下一秒就顽强地挣扎了起来,摆动的时候掀翻了鱼篓。
        任无迁下意识身子向前一探想要抓住鱼篓,没料到重心不稳……
        “噗通!”
        刚刚枯蝉还在帮云飞卓算他今天泡龙渊还剩多少时间,下一秒就觉得旁边不对劲,然后身上就溅上了水。
        “……”
        “我擦!”
        “啊啊啊啊小师妹啊!”
        “……”
        龙渊的冷不是冬天那种冷,是透彻你每一根筋脉的冷。难怪这是修炼内力的好地方,任无迁后来想。但当时她才八岁,掉下去就是一场灾难。
        再醒来的时候先被大师姐训了一顿,据说当时柳圣学都没束手无策,只能找来枯梅掌门,然后云飞卓和枯蝉被罚得很惨很惨。
        这就是她第一次下龙渊的经历。

(二)
        师兄师姐教的,如果在华山地盘内遇上武当的人一定不要慌,他们一般不会把一个人怎么样。但如果是在外面遇上武当的人就要学会装傻充愣,不过说到底还不起还是还不起。
        “可是为什么当初武当会把钱借给华山?”任无迁问。
        谷潇潇正在算账,头也不抬回答:“钱多得慌吧?”
        “也可能是看在以前华山武当的情分上。”旁边的华无痴说,“几十年的交情,恨也不过朝夕之间那么点儿事,谁还幼稚得跟不分糖的小孩似的。”
        任无迁他们这一辈对华山武当的爱恨情仇还不是很了解,但自家历史还是知道得毕竟清楚。
        “就你聪明,帐算完没?”
        “谷师姐别夸我,我傻着呢。”
        任无迁又坐了一会儿,随后就要去执剑堂找师父了,现在她跟在掌门身边平日里松懈不得。路上遇到几个执剑堂的师兄打了招呼,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态度都有点儿……唔,奇怪。
        哦,他们好像都是华家的人。
        那次执剑堂发生的事情任无迁不是很清楚,当时她在龙渊泡着。只知道已经名列此辈华山七剑的师兄姐都被掌门叫去了。
        后来说是那几位来华山拜访的人都成了执剑堂的弟子。下午去执剑堂练剑的时候遇上了那个叫华真真的人,枯梅师父似乎刚和她商量完什么,看到她来了师父却让她称华真真为师姐。
        枯梅一直都不苟言笑,任无迁记忆中就没变过,所以当时她也判断不出师父是个什么心情。华真真师姐人很好,可跟着她一起来的那些人就不一样了。
        若有若无的矛盾在当时就从华山内部冒了出来。

(三)
        “师父,这个月武当的钱还不起了。”
        “……”
        “师父!山门又有人来闹事了!”
        “……”
        “掌门!风师兄和齐师兄那边……”
        “……”
        “风师兄闹着要找齐师兄,柳师兄都要劝他放弃治疗了,怎么办啊师父?”
        “……”
        “师父,江湖上有身怀华山绝学的人。”
        “……”
        华山新一辈还没成长起来之前,华山上下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枯梅摆平的,好像有她在天就真的塌不下来。
        可是那天,任无迁带着一身从蝙蝠岛拼杀出来的伤跪在枯梅面前:“师父!师父,我们回去好不好?高师姐和华师姐都还在这边,齐师兄在赶来路上……还有,谷师姐他们在想办法和天道盟周旋……师父,弟子求您跟我们回华山吧!”
        师父这次没再能替他们摆平一切了。
        有时候,任无迁会想如果他们这些当徒弟的能再能干一点儿,早些接过华山的担子,一切会不会不一样。
        如果他们有人能陪着大半生都对着千山飞雪的师父去看看塞北的草原,西北的大漠,蜀中的竹海……师父她会不会就不再想去看看东海了?
        如果……
        算了,没有如果,也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