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山有风回(完)

#放飞自我#
#终于叨完了给自己鼓掌#


山有风回•五
        没过多久,归岚牵着马已经快走到长风驿了,山上天气多变此时已经是晴空万里,她抬头望去,竟是能看到高处的听雪楼。
        唔……今天没人来闹事,真好。
        归岚放了马让它自己走去长风驿,反正它找得到路,自己却是纵身跃下山崖提起轻功去向龙渊。
        龙渊还是冷,归岚忍不住打个哆嗦。
        老远就看见有几个人泡在里面,她便落在岸边看着他们。是几个不过十二三岁的少女少年,看来是新弟子,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高师姐他们的徒弟了。
        让他们察觉到自己还是太为难了,归岚觉得有种长辈欺负小孩子的感觉,于是干脆摒去内力,落脚踩在雪上。
        “何人?”其中一个少女先发现了她。
        不错不错,归岚从心底给她鼓掌,但脸上还端着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这惊鸿衫还是爆款么?归岚在心底暗暗吐槽。此时几人已经提剑上了岸,其中一个轻功貌似比较快的似乎回去找人了。
        “前辈造访华山可是有事?”少女剑横在身前,“正门可不在此。”
        归岚突然想逗逗他们,从脚边拾起一根枯树枝,掂量了一下,突然提气向前冲去,往树枝上灌入内力便如一道凛风袭向几人。
        为首的少女反应不慢,直接拔剑对了上来。惊鸿剑对枯树枝……此刻也还是没胜算,但几人却丝毫不退,拔剑和她僵持在原地。
        该不会是来寻仇吧?华山总是动不动就被人想灭门的事他们这些新弟子也是知道的,再加上这人就一件深色披风,看不出其他装束,几人都有些发虚。
        好!归岚都想夸他们了,看得出已经有些怕了,剑也不比之前稳了,但不退缩或示弱逃走简直就是华山之后辈。
        师父,你看到了吗?这就是我们华山的后辈!
        可戏她还想演下去,逗一逗小弟子很有意思啊!嘿,你们拿着的惊鸿剑我当年可是用来劈过柴的呢!
        “何人犯我华山!”一声呵斥突然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道剑锋。
        归岚轻功避开,霎时就退至数十步开外,定睛一看居然是云飞卓!可惜,她那正值壮年的云师兄眼瞎,一时没认出她。反倒是旁边一起跟来的枯蝉微微有些蹙眉。
        归岚实在演不下去了,丢了树枝直接哈哈大笑。爽朗而熟悉的笑声回荡在龙渊上方,仿若要直上云霄。
        “归岚师妹!”枯蝉倒是先反应过来。
        云飞卓愣了一下,那把片冰剑都忘了入鞘,仿佛跟着旁边的几个小弟子一起懵逼了。
        “是啊,师兄!我回来啦!”
        然后,她看到云飞卓脸色变了,把剑和鞘往旁边枯蝉手一塞,拎了萧就冲了过来。
        “翅膀硬了是吧!多少年没回家了!”
        我擦怎么打起来了!归岚脸色一变提起轻功就跑。往哪儿跑?似乎谷潇潇师姐都说过要打断她的腿,那齐师兄哪儿也不可能了。对了!大师姐!
        大师姐那么好肯定不会打他!还有华师姐!风无涯师兄也可啊!
        “哈哈,阿岚你就认命吧,师兄师姐们没一个会放过你的。”枯蝉在一旁看戏不嫌热闹,好意提醒归岚,随后又不怕她丢脸地向几个小弟子介绍,“这位是你们一直在山下办事的小师叔。”
        很遗憾,归岚想象中大家热情迎接的场面根本没有,她先是被云飞卓“打”进大门之中,然后就撞上了谷潇潇。
        归岚认命了,躲不过还是躲不过所以干脆让两位先开心开心算了,随后被谷潇潇压着去了砺剑堂去找高亚男和正好在那边商量事情的华真真、齐无悔。
        问询赶来的燕无回和风无涯见人已经被打过了,颇觉遗憾之时又开始了口头教训。
        本以为能吃上家里午饭的归岚就先接受了一场“七堂会审”。又是见过各路师兄姐,彻底安静下来都已经是下午了。
       高亚男再找到她是在听雪楼。归岚不知从哪儿拎了酒坐在听雪楼上面,自己一个人喝着。
        “打痛了?”高亚男坐在她旁边。
        “嗯……师姐,你们都不爱我了。”
        “谁六年不回家?”
        “……”归岚认栽 “我错了。”
        随后高亚男默默叹了口气,顿了顿又问她:“看过师父了?”
        归岚点点头:“看过了,还换了一壶酒。”随后晃了晃手中的酒壶。
        高亚男看了一眼酒壶,道:“上一个去看师父的是掌门。”
        “嗯……”归岚点点头,眼睛认真地看向前方。
        “怎么了?”高亚男问。
        归岚像是想起什么,突然一笑:“师姐,这里真的能看见长风驿。”她的眼中有波光流转,映着万里晴空和这千仞雪山。
        高亚男抬目遥遥望去,便看见了她看见的,于是,她微笑。
        “大师姐!小师妹!”云飞卓在下面喊人了,“别吹风了,吃饭啦!”
        “来了!”

六•
        “……倒不如舍去浮名与恩怨,盘鬓挽罢还对镜,寻常人家岁年。”
        愿她下一世不再有千里飞雪。
        愿她下一世能开怀常笑。
        愿她下一世无人负她也不再负人。













【我这个人,有时候比较正经。在我看来一个完整的非童话故事里的角色没有绝对的坏人和好人,人和人之间的感情也是极其复杂,不是单纯只有“我喜欢你”“你不喜欢我”这一类。
     这两天写的东西不知道有多少人看也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我就想向各位展示一下我所想的枯梅掌门。
      有机会就继续叨叨其他角色。】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