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山有风回•一、二

#私设如山勿考究#
#官方爸爸剧情慢#
#先跟原著道个歉#
#ooc属于我#
#无cp,单纯唠嗑#

一•
        烟雨中的白墙飞檐始终有着一种缱绻的感觉,仿佛只要踏入这个时候的江南什么都要慢上一些。这种细雨沾衣都不见得会湿,那些路上赶活的人便不会在意这些了,别说一把伞就是蓑衣斗笠也不需要。
        茶馆就走进来这么一个人。
        白衣蓝衫的装束十分简单,长发用头绳束起不妨碍视线便可,浑身装束都显得半旧,唯有腰间的一管萧和手中的剑似是崭新。这生得倒是眉清目秀颇为好看的姑娘就一个人坐在靠窗边的位置,看着窗外朦胧的画,不知是在等雨停还是在等着什么人。
        茶馆二楼楼梯上一个侍从打扮地人招来店小二递了一串铜钱给他,随后指了指那个姑娘说了几句便又上楼了。
        店小二把钱收好,挂着标准的微笑来到桌边,恭敬地说:“这位女侠,楼上一位公子请你前去一叙。”
        “不去。”
        “这……”店小二拽了拽手中的铜钱,“女侠这可不好让小的回复啊。”
        “滚。”女子把一个碎银放在桌上,眼睛还是看着窗外,“告诉他,滚。”
        这要是收了两头的钱,可就真的麻烦了。楼上的公子是上午路过歇脚的,结果见下起了雨便包了房间休息,看着就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小店自然不敢怠慢。而这位看着行走江湖的姑娘是刚到不久,要了一壶茶就一言不发坐着。
        小二还在赔笑,窗外突然没来由地转起一股风,不像是吹来的到像是什么东西从天上砸下来的,削断了院中大树的一节树枝。
        还没等店小二反应,那姑娘却抓起搁在桌上的剑,大步走向楼梯上了楼。
        “姑娘这边走。”一直候在二楼楼梯口的侍从带着礼貌的微笑把她带到一处房间门口,开了门。
        姑娘眼神早已冷了下来:“原随云。”
        倚窗而坐的俊秀青年穿着一身青白服饰,嘴角微微含笑但四目无神,此时脸才转向房间门口:“归岚姑娘看来是不愿见到原某啊。”
        归岚冷笑一声,道:“这在陆地上就没几个人想看见你。”
        “哈哈哈哈,了解了解。”原随云倒是没觉得被冒犯了,反而起身亲自倒了两杯茶,一杯推到了归岚面前,“不过华山也是奇怪,别人都是‘扶摇直上’,到你们这儿却成了‘扶摇而下’。”
        “原随云。”归岚声音加重了,十足的不满。
        “我知道我知道。”原随云捏着雨过天青色的茶杯,手指间缭绕着茶水冒出的热气,“没人会再从我这儿得知清风十三式的。”
        归岚转身就走,下楼付了茶钱便顶着细雨离开了。其实她倒是相信原随云只是路过碰巧遇上了,至于其他的……
        马蹄踏碎江南路途上的寂静,一路响进烟雨蒙蒙之中。

二•
        那年是她第一次在山下过的元宵节。
        归岚算是八岁时候被掌门“捡”回华山的,后来十二岁的时候因为资质不错就成了枯梅掌门的小徒弟。又是五年过去她虽说不是数一数二但在华山也是排得上名字的了,于是那年接了师门任务就下山。
        后来乱七八糟事情老多了,运气不好地卷进了凤尾帮和神龙帮的事情,被人送回华山后修养一段时间就又被大师姐一脚踢下山去办事,直到过年才回去。
        但上元却是在金陵过的,还遇到了白羽小师姐,闲聊中还赶走了一个莫名其妙凑上来的武当弟子,但归岚回去以后却把白羽口中几位师兄关于抵债的话告诉了谷潇潇,据说当天有几位师兄连带疑似参与的云飞卓被罚清扫龙渊积雪半个月。
        这只是闲话了,关键是元宵节刚过几天归岚早上练完剑乐呵呵地准备去探望守在龙渊的云飞卓时,路过执剑堂被枯梅叫住了。
        啥?喝酒?归岚一开始微微有点儿疑惑,但一听师父说是七剑酒连忙自请去取酒了。
        她是有小心思的。七剑酒是当代华山七剑成立之初酿下的,若是被掌门喝个七剑酒意义可不少,大约也就是对你最近表现十分满意可以收拾收拾准备出师了的意思。
        关键还不是这个!归岚第一个想到的是齐无悔不是七剑之首吗?那这酒和他关系可不小。一想到上次在龙渊不就是不小心挖出了风无涯师兄酿的那坛酒然后被他说了一天她就不服气,鉴于她目前没胆子找大师兄干上一架那就借喝和他有关的七剑酒解解气。
        枯梅要是知道她这个小徒弟有时候犯起毛病来能幼稚成这样约莫会清理门户。
        七剑酒烈,归岚在师父应许后跑去鸣剑堂找谷潇潇得了一盘鱼香蚕豆……味道挺不错的。
        然后枯梅却一边喝着酒一边和她讲起了她自己的师父——华山派前任掌门苏饮雨。
        归岚知道一些当年师父拜入华山门下的经历,但却从没听枯梅亲口说出过。
        师父说“先师与我也是在这里一杯杯对饮,也曾发誓要让天下遍是华山弟子”。
        师父说“我辜负了先师的遗志……”。
        师父说“或许待到华山派重振雄风之时,我便能安心追随先师……”
        那时候归岚才真正觉得,枯梅心中紧紧坠着一座华山,压了她三十年。
        枯梅掌门的初衷大概是想借此好好教育一番小徒弟,可熟悉的酒菜一入喉竟是说多了些,这些话其实倒不怎么适合和晚辈讲,但她却看到平时开怀的小徒弟听完这些事情后出乎意料地蹙眉深思,然后开口……
        “饮雨师祖眼力真好,在听雪楼都能看见长风驿。诶?师父您……”
        反正当天酒还没喝完,菜也没吃完她就被枯梅亲手扔出了执剑堂。
        她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嘛!
        枯梅当然不是生气什么的,虽然知道这个小徒弟秉性,但反正莫名其妙就有一种真心喂了狗的感觉。
        其实归岚也有疑惑的地方,枯梅的那句“辜负先师遗志”她有些搞不清。大概齐无悔师兄和风无涯师兄的事情在师父心中也是一根刺吧?可为什么总觉得这话中还有其他意思?
        那天华山上雪下得小,归岚在执剑堂门口站了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隔着门认了个错,半晌枯梅打开了门把剩下小半壶就塞在她怀中又关上了门。
        那半壶酒她一直收着,却是忘了喝。
        直到三年以后,天道盟同玉剑山庄联合各大门派清剿蝙蝠岛时,和几位师兄师姐一起周旋的归岚才意识到师父口中的那个“辜负”是什么。
        掌门弟子中她年龄最小,不办正事的时候看起来好说话又有些缺心眼儿,但不代表她不知道。
        归岚知道华山内的茅盾,知道执剑堂那几位华家子弟和华真真师姐的目的。但大师姐他们同样知道,连他们留于华山都是掌门同意的,归岚就觉得把握住这种微妙的平衡就好了。
        她后来一直不喜欢海大概就是因为蝙蝠岛吧。
        海面看不到尽头,呼气都是海水咸腥的味道——分不清是血还是泪。

【还没完,有后续的】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