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有钱没钱都要过年【看名字就是华山】

#满脑子黑洞#
#洞开得大别介意#
#全都是ooc了吧瞎写写#
(各位小可爱们新年快乐!)

        少侠回华山了,但总是觉得自己会被打。也没什么,就是两个多月没往回寄信而已。
        一开始还在金陵的时候手上接了个比较棘手的师门任务,就赶往江南,一个月间除了送了密信就没报过什么消息。好不容易逃出来就遇上了楚留香他们,兜兜转转才知道他们也沾上事情了,和自己任务还有些关系。
        然后一行人就开始一边搞事一边逃命了,期间惊险一言难尽。又是一个月才算安全些,就连平常再怎么都要维持君子风度的楚留香都挂彩了。
        那时候已经入冬了,少侠想着反正都要回家过年同时为了不暴露行踪干脆一横心就没送信回华山,安心养伤。
        所以,华山对这位小师妹一时间可谓是生死不知。直到江南都已经开始落雪的时候,少侠才告别楚留香等人踏上回家的路。
        华山还不似武当那大半被捡回去的门派,有些分堂弟子还是会告假回家,剩下像她这种就还是留在那里。她从小就没了家,孤身一人这么多年忽然有个地方可以回去倒有些别样的感觉——所谓的近乡情切吧。
        大约是运气不好,走进山门就撞见了和华真真他们商量事情的谷潇潇,被这位师姐追了半个华山。
        伤口还没好全,自然是被抓住好一顿教训,然后扔去鸣剑堂柳圣学那里重新包扎伤口。果然还是家里好啊,虽说华山穷但药这种东西还是不错的。
        “伤成这样还不往回送信,不知道费要钱吗?”谷潇潇戳着她脑袋吼。
        “我省了送信钱啊!”少侠小声嘟囔。
        “还顶嘴!”
        风无涯和华无痴连忙拦住她,可别再添伤了,要不是少侠还内伤,估计能被丢去龙渊泡一天。
        华真真是看着她回华山,看着她被谷潇潇追了半个华山,然后回去告诉了高亚男和枯梅掌门。
        收拾妥当后显得没那么狼狈了,少侠就去见了枯梅掌门,虽说入门晚但那可是实打实的亲师父。
        枯梅还是面无表情,正色询问了与任务有关的事情后便也没什么了,就当少侠告退时,掌门师父忽然道:“回来就好好养伤过年。”似乎意识到徒弟闻言的不可思议,随即补充,“但习武之事每日不可荒废。”
        面对掌门的突然关心少侠还是有点不习惯,但约莫是要过年了,再严厉的长辈对小辈多少会有些和蔼吧。
        找到能给自己撑腰的大师姐求求安慰后已经傍晚了,吃饭的时候见了其他师兄师姐们不免又谈笑一番。
        华山收徒严苛,这么个小师妹入门没多久就被丢下山办事,这一回来可不得好好关照。直至晚上回房休息,谷潇潇都还又送了药过来。
        身上伤其实在江南养得也差不多了回来后每天课业也没落下,天天跑来跑去是比在外面自在一些。
        有钱没钱都要过年。谷潇潇精打细算光是为了春联窗花就把几人找了过去,不得不说华山为了弟子们在外必要时好歹有条出路可谓是费劲心思。写春联的书法不比那些才子差;对春联的争来争去在少侠看来和江南那些酸书生没什么差别;手巧的师兄窗花剪得比谁都好……除了必要的门派事务,巡山弟子和练武的弟子完事后都要跑到鸣剑堂来换下一批人。
        不知道是谁上后山打了几只野鸡和野兔拎了过来,写字剪纸不在行的少侠袖子一撩拿了调味瓶就在鸣剑堂烤了起来。
        当肉味盖过日常淡淡的药香,柳圣学脸色都变了,但当肉吃到嘴里也还是什么都没说。风无涯似乎总在想着什么,少侠干了一碗胡辣汤,裹紧衣服拎半只拔了毛的野鸡和野兔,跟他去找齐无悔了。
        还在闭门思过的这边就冷清一些,顺便看看在那边的师兄们。
        齐无悔看着她点火烤肉,嘴上嫌这儿嫌那儿的,屁事多到少侠想直接扔了肉就走人。但看看那些巡逻师兄和喝酒的风无涯也就忍了下去,寻思着风无涯这磨磨唧唧绝对说不出齐师兄去吃年夜饭吧!干脆呆会儿说吧。
        “盐少了。”齐无悔一边说着吃了两个兔腿,“谁让你葱花撒这么多?”
        “切,要嫌弃就来吃年夜饭啊。”似是无意提起而已。
        旁边几个师兄默不作声,连风无涯这会儿都假装没听见,半晌,齐无悔干了一盏酒:“行,老子去看看。”
        屋檐下的灯笼都换了大红的,春联窗花一帖连华山都感觉暖了几分。
        但是大家都欺负小师妹入门尚短深浅不知,忽悠她去把掌门那里贴上春联。少侠只当日常办事,把一张喜庆的窗花拍在门上时,旁边的门就开了,掌门一脸冷漠地看着她。
        少侠一下子就愣住了,手收也不是继续贴也不是,讪讪打招呼:“掌……师,师父好。”
        枯梅看着贴好的春联,转头看她:“你这是干嘛?”
        “过年嘛,贴个窗花嘿嘿。”少侠这才觉得被师兄师姐们忽悠了。
        枯梅却是什么也没说,点头了然又进去了。往年她这边当然也会贴,但一般没见着人,都是趁她出去的时候悄咪咪地换上的,她也能肯定这个小徒弟绝对是被坑了。
        可是这个小徒弟从不计较这些,转头又和师兄师姐混去了。不过当天下午去泡龙渊时枯梅掌门亲自来了,搞得平日里还会嬉闹的各位一个比一个认真。
        除夕当天,过年还是秉持着华山一贯节俭的作风,菜是自己种的,肉是自己上山打的——哦,除了鞭炮要买。
        似乎被发掘了一个技能,除夕当天一个下午少侠都被抓去烤肉做饭了。
        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在,喝了第一杯酒后就有人先去巡逻了,但小菜都是打了包的。
        枯梅掌门似乎也知道自己在着实是压着他们,转头就找个理由回去。
        然后就热闹了。
        以云飞卓和华无痴为首先拉着划起了拳,少侠不服转头参与进去,刚输一把就被谷潇潇拖走了,还被数落伤都没好喝什么酒!于是女弟子这边就换成了大师姐高亚男。
        少侠和不怎么喝酒的柳圣学凑到了一起,旁边半躺着两杯倒的谷鸣轩。当高亚男以一人之力喝翻云飞卓他们的时候,枯蝉他们巡山的回来了,华真真接替大师姐继续。
        少侠是第二批巡山的,和几位师兄说说笑笑倒是很快过去了。回去时她倒是绕了段路,把带出来的半壶酒和着灯笼放在门前回廊的椅子上,大着胆子捡了两块石头扔到门上,运起轻功拔腿就跑。
        然而枯梅掌门怎么会不知是谁呢?察觉到有人走进院子时就看她想干什么,没想到用石头砸了门就跑。不过看着门口那盏灯笼和半壶酒,枯梅有些想笑,不过到底是没笑出来。
        这酒入口绵软,回味倒是火辣。
        忽然间,窗外噼里啪啦地响起了鞭炮声,烟花闪过已是下一年。
        过了子时,该睡觉的就睡觉,把几个喝惨的扔回房间才算结束。
        晚上喝酒少的比如少侠和柳圣学他们就起的早,早饭总归要有人准备。按照华山习俗,除夕喝过头起晚的都要起床就要去龙渊泡一次——年年如此,大年初一早上还是和下饺子一样。
        少侠不过路过执剑堂而已,好巧不巧遇上掌门。想起昨晚的半壶酒,当场就想撒丫子跑了,谁知还没拐弯溜走就被叫住了。
        “嘿呀,师父早啊!新年快乐!”硬着头皮规规矩矩打了招呼然后拜了年。
        “嗯。”枯梅点头表示知晓,看着她脚往外拐的动作,冷冷说道,“去把酒壶拿走。”
        少侠不敢再造次,连忙滚去拿了酒壶就跑,太吓人了,拍拍胸口赶紧走。冷风刮在周身,好似没那么冷了。
        走在那些太过熟悉的路上,少侠侧耳听着山间穿堂而过的风,在未来那些殊途上她还是会时不时想起这样一个新年。
        这样一个她可以称之为“回家”的新年。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