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远路难行

        这次支线信息量很大了,稍稍分析一下。
        关于时间点,岳道怀有一句“十五六岁的少年”,这应该是以周围人相类比得出的结论,所以这时候楚遗风和萧疏寒他们大概是十六七岁,而齐维谷和岳道怀明显长一些。
        最关键的是万福万寿园的部分,最后的过场动画里我绝没想到兰花先生会出现,但这也说明暗香在江湖上还是一直有交集的。至于旁边的小姑娘,个人觉得肯定不是苏蓉蓉,年龄完全不对。我倾向于是兰花先生原来的一个弟子,就是黄泉套死去的那位。而中年女子已经说了是长青岛岛主方宁,她找的是关在明月山庄的朱文圭。
        因为我很少站CP,所以到没觉得什么刀不用刀的,只是感慨于此间江湖的悲欢离合。希望能有更多支线吧,华山、云梦、少林、暗香、沧海……



心态忽然就崩了,什么都不想写了,说不准什么时候把东西全删了……


手快摸了一篇,小可爱 @一个刁民 提的梗
标题瞎取的,源自蝙蝠岛绝境成就称号“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
的确,这么写他们这一世都不可能有戏文里那样大团圆的结局,只能寄希望于接下来的生生世世。






【啊那啥虽然没人看但还是说一说,最近有楚留香同人里有CP圈互撕,原任这个只能是冷圈自爱看不下去请关闭千万不要来理论什么的我怕。】

摸一个无头无尾自己才懂的小段

戏中人

#源自奇遇七盏茶第六盏#

#好希望官方出一个华师姐戏文的书籍哦#

#文笔渣属于我#

#原任党绝不认输#



一·     

        严州城不出名,出名的该是严州茶馆和它旁边的万福万寿园。高门大户寻常人自是进不去,可这茶馆却是谁都在哪儿能坐上一会儿。于是各色江湖传闻在这儿汇成了一锅大杂烩,再凭着一手惊天地泣鬼神的文笔闻声班的戏在这儿站住了脚跟。

        只是今天赵无文讲得可不是往常的戏折子,这出新戏是别人写了送来的。

        醒木一敲,方才还闹哄哄的茶馆霎时安静下来,赵班主清清嗓子朗声道:“诸位且多添一盏茶,今儿个可是新戏文!”

二·

        “且说那江湖豪杰数不胜数,皆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有这么一大门派曾经也是名冠天下、门客如云,只可惜世事变迁盛衰之势起伏难免,竟也有几近灭门一日。

        据说是被那江湖恩怨连累,偌大门派居然被人屠尽,只留年纪尚轻的掌门一人苦苦支撑。这掌门亦是有些心灰意冷,早早便断了收徒的年头。

        那年风雪大作,这位掌门巡山回来之时竟然看见一人跪在山门前——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娃。

        门派破落至此,恩怨牵扯太多,若收下这么一个孩子反倒是拖累别人一生。掌门做此想法便没去管,只想着小孩子禁不住冷自会离去。可这女娃竟是在雪天跪了三天三夜也不离去,掌门查看发现竟已气若游丝命悬一线这才将女娃抱回门中。”

        “女娃只说家中已无人愿拜入门下,掌门到底是留下了这么一个大弟子。

        谁曾想此女骨骼清奇,入门不过两三载便已学有所成,习得门派秘籍倒有几分欲在江湖上重立门派名望之势。几年来倒也入了些其他弟子,可都比不得她厉害。

        只是那年掌门因事外出远行给了歹人可乘之机,昔日仇家趁机寻上山门,扬言要灭其全门以报一掌之仇。可纵观门派上下能一战的也就这大弟子一人而已。”

        “……三日之战,这大弟子以一己之力斩杀四个乘人之危的小人,自己却是负轻重伤三十九处险些丧命。经此一役,全江湖也算是知道了这女侠的名号。”赵无文喝口茶一拍醒木,“乱红飞溅也不知是血还是红梅,错缀满山深雪。唉,可惜这年纪轻轻的姑娘便是已毁容且此后一身都得与伤痛为伴。”

        “掌门匆匆赶回山门,闻此事不禁深深自责却也无可奈何。自愧于无能,无法撑起山门要让弟子拼命,又感念同辈中仅留自己一人……而后练功中竟是走火入魔。山门流光转瞬即逝,种种仇怨也只能付诸云烟。”

        “偏偏这时,又一江湖门派竟想趁此吞并这昔日名门,为首的帮主向走火入魔的那派掌门下了战书。事已至此唯有掌门座下大弟子代师应战,而这女侠却已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决心。”

        “只是那小人帮主瞧不起一个弟子,便夸下口说不欺负小孩子,让那女侠出题定胜负。这女侠却是让人生起一油锅,将左手探入沸油中以此为题硬生生逼走来犯之人,笑说‘若敢如此,吾等便认输’。

        等人离去,这手……也已成焦骨。

        短短几年这豁出命的事情倒也在江湖上传开,寻常人自是不敢再犯。可惜,人情离散在所难免,掌门忽然病故便只能是这女侠担起了执掌一门的责任。”

        “接下来数十年,她成了掌门之后也重开山门收徒,一步步秉持先师遗志重振门派。待到手下弟子能当大任,便也安稳了。”

        “却说江湖风云变化莫测,有一无恶不作的大魔头忽然出现妄图染指武林。此人行踪诡秘,杀人如麻而又手握大笔钱财黑白两道均说得上话,却无人知道他姓甚名甚长什么样子。而昔日舍命的那位女侠如今已是众人眼中德高望重的前辈,但哪怕是她的亲传弟子都说数十年从未见她露过笑颜,江湖都称之为无面无心。”

        “本来两人毫无关系,可缘分有时就是捉摸不透。一次,那女侠将门中事务交与弟子自己下山处理些事情,偏偏在回程的渡口遇上了这大魔头。女侠自是不知此为何人可那大魔头又何曾没听过她的名号?此行有缘得见便上前寒暄。”

        “起初这大魔头只想趁此机会打探一番消息,可这一聊却如逢知己。末了,分离之时大魔头便云‘人生不过短短数十载世人尚且苦昼短,汝为何不随性而为?’而那女侠只答‘吾辈此生已许山门’随即便上路了。”

        “然而此生许山门,此心从未安放或可言她也不知自己是否心如死灰。都说老树无心,也唯有春风乍起时老树才有重展新芽的机会。这面对这江湖人人恨不能诛之的大魔头女侠竟是动了真心。”

        “门派仇怨不断而自己情又乱,女侠也明白这等事情是为正道所不耻,若真如同那人所言随性而为怕还要连累门派名声。但这一生独行只有伤痛为伴,忽遇此有缘人无论如何也割舍不下了。”

        “浮名恩怨皆是身外之物,终有一日女侠决定传掌门位于座下弟子不再问及门中一切事宜,面对弟子询问却三缄其口,后又还佩剑于山门,跪辞先师灵位。于一大雪夜悄然下山,至此门派中人皆不得其踪迹。”

三·

        这样一出戏折讲完,满座宾客皆寂静了一下,好半天没人回过神。

        “然……然后呢?”有人问。

        “这折讲完了,若是想听下一出那就劳烦再添一盏茶。”赵无文满脸笑容地起身,手上还摇着扇子,“今年新茶五文钱一壶,第二壶减半。”

        一听赵班主要开始做生意了,下面的人都笑说他不厚道,却依然对故事的结局意犹未尽。赵无文一路走过,听见有人夸戏好的也有人说这都是胡说八道的,他也只是笑了笑不说话。

        他不过是个说书人的而已,一折唱悲欢离合,一折唱人情冷暖,还有一折唱给自己听……记得写这戏文过来的姑娘说不指望这戏能多轰动,只要他抽空说上两次便好。

        赵无文把这戏文看过无数次了,总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直到前些日子听闻茶馆过客谈论华山巨变才忽然想起这回事。

        那位写戏文的姑娘正是华山弟子。

        “……倒不如舍去浮名与恩怨,盘髻挽罢还对镜,寻常人家岁年……”赵无文轻念着戏文最后一句词,悠闲地给自己倒了第六盏茶。

       

 

       

       

       

       

       

自己写的大刀哭着也要吞了。
这篇原任OOC太严重不是特别想发上来,有缘看见的小伙伴感兴趣就私聊吧。

【厚颜无耻加个标签】

剧情组涨工资了吧?????

我的马鸭!!!!!重置剧情是神仙吧!!!!!!!!!

【天机楼驻蝙蝠岛办事处】

#随笔产物#
#日常ooc预警#
#脑洞来自官方近期更新预告#
设定就是和原随云谈判的天机阁弟子中的一员记下的小日记。真的很随意写的,有空再摸一篇正经的吧。
(你们知道冷CP的苦吗苦到官方把他俩名字放一起就能当成糖吃啊)


鬼知道我们在蝙蝠岛干什么·
X月X日
       我记得我那天是准时到岗上班的可是为什么被发配去蝙蝠岛谈判了?什么?你说楼主的鱼?不是我偷的。
        简单记下事件起因经过:我们楼主和楚香帅受蝙蝠公子之邀前去蝙蝠岛结果人没捞到还搞了一大摊子事儿,据说连华山那位前辈都折在了里面……咦,话说华山怎么还没发讣告?
        不管了,此番前去凶多吉少,主要是和蝙蝠公子商量后续副本开放等事宜并搜集各路八卦,如果我还能活着回来我就把楼主那天晚上的鱼补给他。

X月X日
        到蝙蝠岛了,天气不错风景很美就是有点儿晕船。接待的人一脸神秘兮兮的样子说在岛上千万不要乱走,会死的。啊……那位似乎和暗香有些渊源的姑娘麻烦不要用买肉的眼光看着我们,我们不是蝙蝠饲料。
        旁边专管暗香消息的朋友想去采访一下说晚饭时候回来——他能回来的吧?主管江南势力的大哥说想见一见金大小姐,他们岛已经同意了。那现在没事干的就是我了,幸好我才入职一年分管华山那部分,这次大概也就跟着记记笔记而已还是比较安全的。
        蝙蝠公子派人传话,说明天上午第一次谈判。但不对啊,一手消息说这副本要有五个boss,算上他们的蝙蝠蜘蛛特产也才四个还有一个是谁呢?
       (批注:蝙蝠岛伙食甚好)

X月X日
        那是谁?那是谁!不可能不可能,这是幻觉……华山掌门似乎还活着……完了,同事们确定了,那就是华山掌门。一群丧心病狂的人还让我上去采访,我不去啊!会死人的!你们睁大眼睛看看“江湖午夜故事榜”枯梅掌门可是排名第二恐怖的!
        为什么我当初不分到云梦?少林也可以啊,他们都说哪儿的素斋好吃。
        可是今天一个上午谈判枯梅掌门只是坐在一边没说话,只在蝙蝠公子问她两个问题的时候点了头似乎觉得这个谈判颇为无聊。
        嗯……记点儿笔记吧。
        枯梅掌门原名“任幕思”。这个消息天机楼都从来没有呢,是拜入华山以前吗?
       (批注:第一次谈判结束都没敢和枯梅掌门打个招呼。)
        话说华山知道吗?

X月X日
        那个丁枫来替蝙蝠公子传话,说不要去打扰枯梅掌门,但凡冒犯一点就把我们拿去喂蝙蝠。同事们说大概是她还在养伤的原因,今天下午大家磕着瓜子凭借多年经验猜八卦,这蝙蝠公子和她到底什么关系呢?“母子”这一说被主管中原事务的大姐否决了,然后都看向我……我知道什么?
        不过也着实奇怪,这枯梅大师怎么就叛出华山了呢?那么多年都过来了这么说离开就离开?
       

X月X日
        宗师副本开了,唔……枯梅大师暴揍华山弟子的时候丝毫没有手软,难道是原来罚习惯了?
        今天结束,蹲在云颠之巅围观的同事说有人真是好大的胆子,当着蝙蝠公子的面大骂枯梅大师无耻结果被那位公子用琴砸进地里修装备废了好多银子。
      (批注:宗师本太难了,又要开始商量开放侠士本。蝙蝠公子嫌我们屁事儿多直接拒绝并不打算继续谈下去。)
        混暗香那边的同事说柳念真是个可怕的女人,可柳念居然说她一点儿都不想招惹静庵的那位主子。枯梅大师到底有多可怕……

X月X日
        半个月第一次正是采访枯梅大师……算了,还是叫她任师太吧,华山掌门不可能是她这种人。
        她只回答一般疑问句采访差点儿进行不下去,不想回答的时候就用一种下一秒拔剑砍死你的表情盯着你。我也是人!我也会不耐烦!
        “那请问您真的不在意华山吗?”
        现在想想我没被劈死真是奇迹。
        记得她当时什么也没回应只是说改天再说吧,然后就走了。折腾大半天什么消息也没有嘛!但她左手怎么一直僵着?啊,想起来了,江湖谣传枯梅大师早年受过重伤身体不好。
        (批注:假的吧,他们没看到她劈剑的样子。)

X月X日
        楼主发来慰问,说希望我们再接再厉把侠士本的事情谈下来,结果自己不知道在哪里浪。
        今天发现一个事情,似乎任师太是蝙蝠岛唯一可以把蝙蝠公子的话不当回事的人。
        那天不知天机楼什么条件惹得蝙蝠公子大发雷霆,在场说有人都噤若寒蝉的时候任师太把茶盏一搁起身走了?
        走了?
        蝙蝠岛的守卫和我们说,如果公子发脾气千万记住跑得里静庵近一些,他不敢在任师太面前发火。这样的吗?难道无争山庄曾经的教育也是用“华山枯梅”这种存在恐吓不听话的小孩子以至于留下心理阴影?
        截止目前,我们一致认为蝙蝠公子是为了清风十三式才搭上华山的。

X月X日
        侠士本顺利开放,怎么又要进行绝境本的谈判?楼主还不准备加工资?我要跳槽蝙蝠岛了!话说快中秋了,丁枫传话说蝙蝠公子要回无争山庄一趟,届时岛上能管事的只有任师太——虽然她不愿意管。
        这个中秋要在蝙蝠岛过,阴森森的好可怕!上次回去传消息的同事回来的时候给我们带了些新的楼内八卦读物和市井戏文来消遣,还挺有意思。等等……这个江湖女侠和大魔头的故事怎么那么眼熟?
      

X月X日
        今天和任师太约好采访的她怎么爬到山上去了?唔……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采访异常的顺利呢,虽然还是以一般疑问句为主。
        当我收拾收拾东西准备走的时候她第一次主动开口,问我最近江湖怎么样?没怎么样吧,就是各家开启宗派武学的修习、沧海弟子开始拜访各大门派……她似乎也听的没什么兴趣。
        我还是赶紧走吧,怕被雷劈。
        晚上吃着月饼才想起今天是八月十五中秋呢,蝙蝠岛月亮看着可真亮!
        诶,下午任师太问我其实是想知道华山的事情吧?这么说来,她也只有一个人过中秋节呢……可别大半夜还呆在山顶吧?

X月X日
         绝境本开启终于提上日程了,柳念和金大小姐没什么问题,但任师太表示她这里的难度就不提高了。难道华山曾经的掌门就这么几招吗?打过副本的人越来越多,江湖上好多小八卦都在传华山前掌门实力一般的消息呢。
        蝙蝠公子问她,她却说怕出手重了真闹出事情会很麻烦。结果蝙蝠公子听后笑说再大的事情也能抹平,任师太这才答应去试几招。只是当说道让谁实招的时候连刚刚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蝙蝠公子都沉默了。
        毕竟这是会死人的。

X月X日
        在柳念闭关丁枫装病而金大小姐看起来必输无疑的情况下,非常不情愿的蝙蝠岛岛主只能亲身和任幕思试招,天机楼在特许之下可以前往围观。
        华山剑法多走清风俊逸一式,即使是金大小姐那种练了半年多的假冒伪劣产品也担得起灵动二字。但任师太剑法实在是太过凛冽,但凡剑锋扫过都能冰冻三尺。
        记得原来在藏书阁里翻到过华山以前的资料,写的是“太阴四剑”攻上华山后接到消息派人前去查看的情景,记录的前辈到时华山山门和执剑堂前只有四具尸体,还有“……身受轻重伤三十九处的华山大弟子枯梅倚剑不倒,浑身浴血,形如妖邪……”。
        私以为这位前辈被华山风雪迷了眼。
        她怎么会是“妖邪”?她分明是欲与天争高而直上九万里的山间凛风!
        不过任师太手下的无上剑意是真的可怕,蝙蝠公子都没能躲过一招。
        然后……
       

X月X日
        试招那日过后事情太乱,忘记记录了。
        反正那天结果就是蝙蝠公子吐血了。
        蝙蝠公子卧床修养半个月。
        蝙蝠公子单方面中断谈判。
        不过我又抽空去采访了任师太,不知道为什么她心情似乎很好?作为始作俑者她甚至都没去探望一下蝙蝠公子还让人传话说公子武艺最近有所懈怠。
        据说气得蝙蝠公子差点儿在此吐血。
        聊了这么多次,总觉得这位前辈也没什么可怕的了。怎么说呢……比起曾经看到的华山掌门,总觉得现在才像个人,即便面无表情但却能分明让人感受到喜怒哀乐。
       只是华山还是她心中挂着的千钧之重。
       看得我都不忍心了,回去整编一下华山最近的事情吧,临行前送过去。

X月X日
        终于,结束了,我们可以活着回去了!
        虽然蝙蝠岛吃好住好但真的好事有些胆战心惊的!重阳节到了,楼主要给我们放假了诶!
        今天把整编好的东西给任师太送去的时候她不再静庵,多半又跑到山顶上去了。我轻功刚飞近发现蝙蝠公子也在……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我秉持职业操守点燃了自己的八卦之活。
        蝙蝠公子说,他重阳要回中原一趟今天就提前邀她登高饮酒了,但任师太似乎嫌弃酒不够烈。也不知他们俩到底谁醉了谁没醉,那番对话反正很是沉重。
        任师太居然问蝙蝠公子,为什么当时不让她死还要把她救回来。
        蝙蝠公子只是说她不应该死。
        大概是喝醉了吧,任师太当着蝙蝠公子的面摔了酒盏。
        算了算了……保命要紧,我把整编放在静庵门口就溜了,万一被发现怕是要尸骨无存。
       

X月X日
        回来以后又是蹲书房办公,红袖前辈说要誊抄一堆书籍分发出去,我负责华山。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又想到了任师太,关于蝙蝠公子和她关系如何天机楼到最后也没得出个确切结论,现在想来可能没有那么复杂。
        任师太一生是半边冰寒半边血,而蝙蝠公子大概是唯一能给她看到一个草长莺飞的春天的人吧……说起来蝙蝠岛那么好看的落英丛芳从没见任师太去过。
        我怎么有空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今天的份还没抄完呢!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这是冷CP的官糖啊啊啊啊!!!!都给我吃我这周就去摸一篇出来!!!!!!!



【原任绝不认输】